□楊獻平
  歷史和時代總是很詭秘,這半個多世紀當中,就有許多令人倏然心驚的人和事件。截取其中一段、一件或者一年,甚至一日和幾個小時,都可能成為一部優秀的文學作品。凸凹的《甄子場》就是這樣一部著作。我先前以為,凸凹只是在中短篇和詩歌領域發力,他這本長篇小說《甄子場》一問世,心裡還是有些驚訝。幾天內閱讀,忽然覺得,這部長篇小說的出現,使得我自己醞釀多年的長篇寫作構想有些崩塌。就歷史當中某一時段、某一些無足輕重的人,以文學方式做一種類似橫切麵的呈現和觀照,從而揭示和描摹某種更強大的意志對普通人生活和精神的篡改與框定,當是一個比較有效的、切實的寫作路徑。
  具體到凸凹的長篇小說《甄子場》,我看重的一點是,這一位寫作者在用一部小說為一群被遺忘的人,特別是在重大歷史轉變時候,處在政治中心以外的“微末之民”書寫傳記與生活變遷史和精神史。他們的哀痛、劫難,生活的倏然改變,突發事件對他們毫無預知的席卷,以及他們在茫然無措中的具體表現和命運歸宿,都特別令人為之所動。小說截取新中國成立和土改運動推行前後這一個歷史交界點,劇烈的歷史和紛紜的世事在一個安恬的小鎮數人之間轟然落地又閃電散開。解放軍部隊一個師政治部主任回成都轉而到北京接受任命的時候,行至成都郊外的龍潭寺遇襲。悍匪將之俘獲之後,殘忍殺死。一連串的暴亂事件在周邊地區發生,解放軍剿匪運動由此展開。
  在《甄子場》講述故事之中,始終有桃花和罌粟花的交替出現。這裡面的象徵意義非常具有可闡釋性。桃花單純而古老,明凈也短促;罌粟花燦爛,但妖媚之下卻是毒物。凸凹在小說中如此設置,當然有其用意和深意。我在閱讀之後,格外地感到了一種說不清的壓力,也可以說是情緒,但這種情緒讓人很惶惑,也很猶豫和不安。
  凸凹無疑是先鋒文學理念的清醒認識者,《甄子場》中也體現了他這一點。但無論先鋒還是傳統,所有的藝術創造都是典型化和藝術化的結果。小說乃至一切文字藝術更是如此。凸凹《甄子場》可謂用心良苦,一個歷史節點的“個案”剖析,一個女人的四種選擇,一個小鎮的各色人物及其活動和命運,交織成一幅風景別緻、趣味新鮮的藝術畫捲。
  小說就是要探求人性,呈現人在不同境遇下的選擇和反映;小說也正是要富有時代特征,因為,人都是時代的產物,沒有人可以超越他所在的時代而進行一種烏托邦式的現實表演。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甄子場》這部長篇小說當中有很多的寄寓,也有很多的思考和反省。
  (《甑子場》,百花洲文藝出版社2014年12月版)
  (原標題:歷史節點橫切麵與精神寄寓——讀凸凹長篇小說《甄子場》)
創作者介紹

東區美食天地

ja30jaxyb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