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瑞芬的退伍證
一位老兵的敬禮
  她曾經親身經歷日軍屠殺,眼看著父母兄弟死在日軍的屠刀下;她曾是柯棣華醫生的助手,與國際反法西斯戰士在火線搶救士兵;她曾經是徐向前元帥的保健護士,與徐帥有著良好的工作關係。新中國成立後,她一直默默地奉獻,自願成為第一批脫下軍裝的女兵。王瑞芬,這位堅強的抗戰女兵,希望在晚年,讓世人能知道,在抗戰時期有那麼一群女兵,也在為民族解放流血犧牲,更希望年輕人能銘記歷史,勿忘國恥。
  15歲目睹家人慘死
  1941年春,隨著八路軍百團大戰的結束,侵華日軍加大了對中國占領區的搜刮,“三光”政策應運而生。在河北保定的高陽縣,年僅15歲的王瑞芬在這一年目睹了日軍屠殺的暴行。“人家架著機關槍,怎麼跑?人動都不敢動。日本人把村裡的人都集合齊了,就開始問誰知道哪裡有抗日的人,不說就開始燒房子、殺人。”剛出院的王瑞芬嗓音沙啞,眼含淚水回憶著許多年前的事情。在那次改變她命運的屠殺中,王瑞芬看見被刺刀捅傷後,躺在地上痛苦地蜷曲著的父母,嚇得連哭都忘記了。“用現在的話來說,我當時是嚇懵了,腦子裡一片空白。”帶著創傷,帶著悲痛,王瑞芬在當地地下黨的營救下,與來自冀中的幾十名女孩子,一同踏上了前往抗日根據地的路途。
  從占領區到根據地
  老人回憶,1941年從冀中的占領區去往冀西的根據地,中間隔著一條日軍重兵防守的京漢鐵路。在當地游擊隊的幫助下,通過一個和我黨有著密切聯繫的偽村長,通過京漢鐵路的封鎖線,才有了眉目。
  “那個投靠我們的偽村長有一天晚上,帶著當地游擊隊的人,到我們住的地方來,說要在當天深夜,帶領我們通過封鎖線。”還在悲痛中的王瑞芬,得知消息後心情好了許多。老人介紹說,當時的京漢鐵路兩側,都有十分寬大的壕溝,每過一段時間,都有日軍的巡邏隊經過。為了讓女同志們快速通過,“偽村長”在當晚將早已準備好的木梯交到了這些女孩手裡,並告訴她們,木梯的長度和壕溝的寬度相仿,只要按順序行動,通過封鎖線是很安全的。當晚,由“偽村長”和游擊隊對女孩們進行編組分路,有驚無險地通過了京漢鐵路封鎖線。
  衝上戰場救死扶傷
  平安抵達冀西根據地後,在當地八路軍辦事處的幫助下,王瑞芬和同來的女孩們進入白求恩學校,在醫院這片陣地上進行了學習和戰鬥。到白求恩學校後,經過簡單的戰地護理培訓,王瑞芬就和戰友們衝上了硝煙瀰漫的戰場。一次戰鬥時,王瑞芬和救護隊跟在作戰部隊的身後,一陣急促地呼嘯,讓大家都抱起頭趴下,炮擊過後,王瑞芬和救護隊迅速上前,救治受傷的戰友。正在這時,日軍發起了衝鋒,呼嘯的子彈在王瑞芬耳邊掠過,當她包扎完一名重傷員,回頭招呼擔架隊的時候,一顆子彈擦著他的後腦呼嘯而過。“感覺就像被撞了一下,臉朝下就倒下去了。我們一起的戰友以為我死了,結果我趕緊招手,示意我只是受傷了。”說完,王瑞芬撩起後腦的頭髮,深色的彈痕至今清晰可見。
  受傷後,王瑞芬調到了白求恩學校一所(戰地醫院),成為抗日反法西斯醫生,柯棣華的眾多助手中的一位。在戰爭年代,每天近百號輕重傷員,戰地醫院成為日軍的空襲目標,在一次戰鬥後,日軍的戰機空襲了戰地醫院,上千斤的炸彈,夷平了戰地醫院。一枚炸彈在王瑞芬卧倒的不遠處炸開,一瞬間,王瑞芬被埋在土裡。這個堅強的女兵,在空襲過後,硬是頂著轟炸過後的驚恐,與柯棣華大夫的醫療組就地開始了搶救傷員的工作。
  入伍6個月,王瑞華經歷了大小200多次戰鬥,救治傷員近千人,王瑞華說,在戰鬥中看見我們的同志倒下去,就像當初看見家人被日軍殺害一樣。她在火線救死扶傷,就是為了能夠讓戰士們多打勝仗,早一點把侵華日軍趕出中國,讓她的痛苦,能少一例就少一例。
  給元帥當保健護士
  1943年末,已經是身經百戰的王瑞華被調至後方的八路軍總部,成為開國元帥徐向前的保健護士,在一年多的工作中,王瑞華多次向徐帥請纓,想回到前線繼續作戰。直到1945年初,王瑞華到了一個更需要她的崗位——抗日軍政大學衛生部,在這裡,她將3年的戰地護理經驗傳授給了一批又一批的新戰士。朝鮮戰爭後,王瑞華響應國家號召,成為第一批脫下軍裝的女戰士。
  在14年的軍旅生涯中,王瑞芬在火線救治過無數為民族解放而受傷的戰士,老人說:“我看了最近一直在報道的抗戰老兵,所以,在晚年把我多年的經歷講出來,讓大家知道,那些老兵說得對,歷史不能被忘記。”蘭州晚報記者曹亮實習生馬力張國燾文/圖
(原標題:她,曾是徐向前元帥的保健護士 )
創作者介紹

東區美食天地

ja30jaxyb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